2015年1月27日星期二

白梅



2014年,

對我來說是一個不好的年頭,

年的中間動了一個八小時的手術,

而到年尾前三天也做了一個不超過一小時的手術,

是個血光之年,倒霉的一年,

但我沒有怎樣氣餒過。



這一年我沒有特別的意識去拍攝,

沒有在黃昏前去西貢碼頭拍二百多隻歸巢的麻鷹,

沒有大清早到山背河拍候鳥,看紅咀鷗群飛的鳥浪,

沒有整個下午到青衣公園拍攝翠鳥爆水捕魚的剎那 ......

人就只閒散著,影一些路邊的野花野草,

我卻因而漸漸走進接近微觀的世界。






通過拍攝和觀察,

我亦有在網上翻查,

有時又得到網友提供資料,

久而久之獲益良多,

對菊科植物認識多了,

對花序也認識多了,

雖說多了,

也只不過是一鱗半爪,很不完整的。





以前,有些以為是花的花瓣的,

卻原來是苞片或舌片,

弄清楚了,明白多,也愛上了!

我驚覺

世界是多麼的奇妙!

物種的多樣化告訴我

生命體是多麼的有趣啊!





我的生命已響起警號了,

2015年將會如何走呢?

不多想了,

還是見步行步。

我覺得

對人要真誠,

對自已的的健康要負責,

努力堅持,鍛煉身體,

刻服困難。





白梅在香港不用傲霜斗雪,

拍攝時少了些氣氛,

不過有蜂蝶相陪也算不錯了!

不多說了,

餘下的時間,

就讓大家繼續慢慢觀賞吧!







































































Silence speaks  
Secret Garden



















G+貼圖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