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30日星期三

南生圍 - (三) 鳥的天堂











由長滿白千層的泥路進入南生圍路,

眼前豁然開朗,

左邊山貝河的泥灘上有不同種類的水鳥,

這裡是鳥的天堂,

有林鷸、反咀鷸、黑翅長腳鷸、

蒼鷺、大小白鷺、黑臉琵鷺、池鷺、

鸕鶿、紅咀鷗 、琵咀鴨、尖尾鴨 ........

哈哈!我所認得出的就是這麼少,

你不會笑我吧!

沿著河堤走,

我感到趣意盎然,

內心平靜,

在這裡可以呆上大半天,

因為我愛大自然。

2014年4月25日星期五

南生圍 - (二) 澎湃的鳥浪










過了渡口,

沿著山貝河邊的泥路向左走,


只見面前的魚塘已長滿了蘆葦,



塘中還是有水的,

水面在蘆葦叢的間隙顯露出來。



我們一邊行走一邊取景,


所以前進得十分緩慢,


沿路兩旁是筆直的白千層,


這已成為是南生圍的標誌。


我們拐了一彎轉入朝北走的直路,


盡頭處就是南生圍路,


這是一條可行車的馬路,


馬路左邊是山貝河,河面很闊,


河中央已有很多水鳥在活動,


主要是反咀鷸、黑翅長脚鷸、


鸕鶿、蒼鷺和大小白鷺,


我們行了一段頗長的路過後,


路稍轉向東北方,


再過一會兒就是山貝河與錦田河的交匯處。


交匯處的兩岸有大片泥灘,


在左邊的泥灘上,


聚集了過千隻紅咀鷗,


牠們正在休息。


不經不覺,


我們在南生圍已呆了個多小時,


差不多到下午一時許,


左灘上所有的紅咀鷗不知什麼原因,


一躍而起,向右灘飛去,


然後在空中迴旋穿插,


一排壯觀的鳥浪呈現眼前,


如是者經過多次的起伏,


最後散落在河面上和右邊泥灘的邊緣,


這時拍友手上的相機已響過不停,


每秒七到八張連拍所發出了咔咔聲響,


此起彼落,


像握著機關鎗,向著鳥兒瘋狂掃射。


下面就是瘋狂掃射後的戰利品。





千鳥齊飛,這只係佔全部的五分之一。

南生圍 - (一) 由山貝河的渡口開始


                        



讀中學二年級時,


跟同學一起第一次到南生圍,


那時的南生圍滿佈魚塘,


池塘的水反射著陽光,


眼前看到的是一面面的鏡子,


鏡子之間長著一排一排筆直的白千層,

美得叫人要死,

對一個十三歲的少年來說,

這些景像真是畢生難忘。

歲月怱怱,

直到今天 2011年12月30日,

才第一次重遊舊地,

已知此處與昔日面目全非,

看的當然是另一番景像,

我的目標當然是順著季候風遠道飛來的候鳥。


***************


上午九時,

一行四人,

由元朗市中心乘的士到山貝河渡口,

正值退潮,

河面露出很大面積的泥灘,

泥難上已有十多隻水鳥,

蒼鷺、白鷺、反咀鷸.....琶鴨等。

這些鳥吸引我們逗留了二十多分鐘,

過了河,




穿過大片的蘆葦地,


沿著兩旁種有白千層的泥路向前走,


2014年4月13日星期日

我的父母親 - 那些年 (二)










這一篇所説的是2012年六月的事,

去年父母的骨灰已和家族先人的骨灰安放在一起,

從此掃墓只須去一次,方便多了。

今年是安放妥當後的第二次清明節掃墓,

重帖此網文以作懷念。








2014年4月9日星期三

篆刻習作






自小對懂得雕圖章的人十分欽佩,


覺得能夠把複雜的字刻在小小的象牙

或印石上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


終於在廿多年前,

我和兩位好友在工餘晚上參加了一個篆刻班。





2014年4月3日星期四

心不死











未敢貪生 但偏戀世

或者必須天作證

應否得到感情 奉上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