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3日星期日

我的父母親 - 那些年 (二)










這一篇所説的是2012年六月的事,

去年父母的骨灰已和家族先人的骨灰安放在一起,

從此掃墓只須去一次,方便多了。

今年是安放妥當後的第二次清明節掃墓,

重帖此網文以作懷念。









大約一個月前,


哥哥、姐姐和我一起到墳場


安排把已去世很久的父母親


從墓地移葬到骨灰龕。




到達時墓地已掘開,


二十年了,


內心真不是味兒。


父母親的音容還歷歷在目,


二十年後的重逢,


眼前只見一坑黃土,一堆枯骨 .......









因為母親的慈愛,


我對母親尤是思念和感激,


她對我們每一個兄弟姊妹都一樣好,


誰有難就拼著命去幫誰,


面對遇上厄運的兒女也甘願畢生扶持,


永不離棄............




記得我自小體弱多病,


母親誤聽人說木瓜的公花(只有雄蕊的花)煲湯可以治好我的病,


她從沙田火車站沿路軌步行到獅子山隧道口,




在隧道口附近才可以摘到這種花,


就這樣她經常要往來於這兩地之間,


可是回到家中還要應付繁重的家務,


多勞累啊!


很可惜吃了多次後,我的身體反為變得更虛弱,


母親因而十分內疚,


但我沒有怪責母親,心內只有無盡的感激........



**********************



當我的孩子還未來到這個世界,


母親已離開了我們。


事情來得十分突然,


我到達醫院時,她已去世一個小時了。


護士吩咐家人把母親身上飾物除去帶走,


我走進圍著病床的屏風,


母親因需要搶救,只見她衣服已被剪開,


我替她脫去耳環和介指。


當我觸摸到她的手時,


她的手是溫暖和柔軟的,


就像睡著似的,


那時我真的不相信她已離我而去。


我再看她的耳朵、鼻孔和嘴巴,


那些地方都已全塞滿了消毒藥綿。


她不在人世,


已是鐵一般的事實。


那時的我沒哭......但內心還在震顫.....



**********************



記得媽媽你在生時曾經這樣對我說:


阿仔,我想我死的時候你是不會哭的........


但媽媽你可能不知道,


小的時候,你從高床掉在地上,那時我很驚慌,


又怕你看見,我强忍著淚水,把你扶起。


那時我真的害怕你會死去,


媽媽,我沒有哭,但你知道我是多麼的愛你啊!




*************


爸爸是一位嚴父,不苟言笑,是一家之主,


對他,我只有敬畏,甚麼事都不敢跟他說。


直到我結婚前的某一天,


爸爸約我和現在的太太到上環,


他要為我們買結婚介指。


店員送上一盤介指,


爸爸看一看我們,


我們良久沒有發聲,


他伸出右手,


指著一隻銀閃閃的白金介指,


滿心歡喜地望著我們說:


喜歡嗎?


我心想爸爸真有眼光,我們都很喜歡。


爸爸笑了,


這是我從未見過他如此親切和燦爛的笑容。


這笑容深深印在我的腦海裡,


永遠不會忘記。



*******************



再說,


當我身為人父多年後,


才明白我的爸爸真不簡單,


他是個好爸爸。


他那一輩的人,


做爸爸的很少會帶孩去玩耍,


但他每天都會。




年幼時,於晚飯後,約六時半,


爸爸帶著我們幾兄弟姊妹到沙田火車站乘涼。


哈哈!我想我要交代一聲,


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沙田友,


我不是原居民,是由九龍搬進來的外來人。


那時火車的班次很疏落,一個多小時才有一班,


火車站有一條鋪了石屎的路軌,


平日只是間中用來停泊貨車卡,


但很快貨車卡又被拖走了,


所以那路面整天基本上是空的,


因此這段石屎路軌使成為小朋友跑跑跳跳,


踏三輪單車的地方。


路軌旁邊是兩大片草地,


中間由一間兩層高的平房和一條石屎路分開,


我們喜歡在那裡草地上捉草蜢,


入夜後就看螢火蟲。


大約接近晚上八時,


爸爸就帶我們到沙田墟的一間士多買東西吃,


最常買的有南乳肉花生、西瓜、蓮花杯雪糕,


最開心當然是爸爸打麻將贏了錢,


獎我們吃的牛奶公司出的三色雪糕了......




爸爸,


年少時,當我面對著你雖然往往是戰戰兢兢,


但你帶給我一個無比健康和愉快的童年,


我們從不說粗話,知道要努力讀書,孝順父母。


爸爸,我很感謝,真的很感謝你,


我永遠懷念你!





***********************







後記:


加上補充資料





下面是一些珍貴的沙田舊火車站、沙田舊墟及沙田舊貌的網上圖片:




你看見火車站的那一條鋪了石屎的路軌嗎?


你看見分開草地的那間兩層高的平房和石屎路嗎?


石屎路旁的灌木籬笆有最多螢火蟲。


你看見那兩片大草地嗎?





當年的火車時間表,每天的上下行車各只有13班次





大埔道旁的商鋪,商鋪面對著火車站,在圖的左方。


爸爸就是在這裡的一間士多買東西給我們吃的。




獅子山隧道口附近,你可以隱約看到柴油火車正駛出隧道口。


媽媽就是從沙田火車站沿路軌步行到這裡,


摘那些木瓜公花為我煲湯治病。




********************




昔日情懷 - 沙田舊貌




沙田谷的清晨,霧靄彌漫,遠處是馬鞍山。



瀝源海面的小艇。



小山丘的前面是現在的富豪花園,左面看不到的地方是沙田第一城。




沙田海原名瀝源海,貫通吐露港,


它是現在的城門河道。


大家可知道整個吐露港是一個 submerged coast,


即是說過萬年前這裡是城門河的下游,


是一片谷地,


後來變成海,今天人為地回復陸地的面貌。


這裡道盡滄海桑田,人事變遷,


沙田是我的父母和我一起生活過的地方,


是我成長的地方,


也可能是我終老一生的地方,


沙田,


我愛你。




*************************




想了很久,最後還是讓主角出場,


讓大家認識一下我的父母親。


很難找到一張父母親的合照,


因為在舊的日子拍照是很奢侈的事。


照片中央的小女孩是我的姐姐,


我想媽媽會較喜歡別人看見她較年輕的照片,


那麼就這張吧!


合照,我能找到的其實也只有這一張啊!






新增了-張 (2013-4-5),猜-猜那-個是我呢?

















2012年6月18日下午11:25公開累積瀏覽 5175 80